多放香菜不加葱

其实是沙雕文学爱好者
wb:麻烦您多放点香菜
快来跟我玩啊噫呜呜噫

我来了!!!!!(持续鸡叫

奴隶2号:

开个磊河双人徽章的团,欢迎感兴趣的小伙伴来蹲~

【磊河】桥段(完)

*CP警告⚠:吴磊x陈楚河

*不喜勿入,不接受请快速划过

*非常迟到的六一贺,时间线婚后。

*都是虚构,RPS请勿上升真人!


只是无逻辑无脑甜饼流水账,ooc都是我的



1.

吴磊翻了个身也依旧没有睡着。

 

整个机舱里除了轻微的响动和呼吸外,完全是一片寂静,大概飞机上半数的客人都已陷入沉睡,头等舱里除了他们,只有对角线还有一位客人,隐没在黑暗里看不真切。

 

而陈楚河在他身边捧着个iPad看东西,阅读灯调得很暗。吴磊能猜到他在看什么:今天是周二,陈楚河一直追的漫画早上刚刚更新。

 

他又小心翼翼地翻了回来,阅读灯在他轻合的眼皮上投出一片浅淡的红,而不是完全的黑。他难得在飞机上睡不太着,心里有事情导致轻微焦虑的时候总会这样。陈楚河明显察觉到了他这一情况,非常小声地叹了声气。

 

这并非抱怨的叹气,不是从胸腔经由喉咙从口腔发出,而是鼻腔内轻轻地一小声、温和又轻柔。

 

于是“咔哒”一声——他眼前陷入完全的黑——陈楚河按灭了阅读灯,轻手轻脚地从近乎平放的宽大座椅另一边挪过来,捏着他毯子的一角掀开,手就这么自然而然地照着位置去,直到牵上他的手。

 

“在想什么?”

 

吴磊只能短暂地放弃不成功的睡眠,犹豫了两秒决定如实相告:“他们出生以后……第一次要离开我们这么长时间。”

 

他通常是那个没心没肺的傻爸爸,而陈楚河才是把宝贝们捧在手里怕摔了的过度紧张型家长。他曾经看过粉丝在微博上疯狂圈他的沙雕爸爸带孩子系列,当时还又好笑又气地顺手点赞了一张爸爸沉迷游戏脚晃摇篮的图,当天就沸沸扬扬炒出一片微博热搜的哈哈哈和吴磊带娃的梗来。

 

如果给网友看到他这么个紧张兮兮的样子,下巴都要惊到地上。

 

“明天还是儿童节,”他又想到了一茬,觉得焦虑程度直线攀升:“如果他们不想要礼物,只想要爸爸们陪怎么办?”

 

吴磊话说完,觉得自己好像是有点无理取闹的成分在:执意要趁休假过二人世界的是他,刚刚上飞机没两个小时开始分离焦虑的也是他。不过这一点小小的歉疚成分很快就被抚平:

 

“爸爸稍微对自己家小朋友们有点信心啦,不要搞得我也要焦虑啊。”

 

陈楚河一边小声说,一边柔软的大拇指指腹一下一下摩挲着他的指关节。

 

显然这两年他在处理这方面的情况变得娴熟很多,吴磊甚至觉得这个语气方式有点过分熟悉:像是他丈夫在安抚两个不满三岁的孩子,或者陈楚河成堆的某本育儿书上面有写过。

 

“如果不放心,我们一下飞机就给你妈妈打视讯好不好?”

 

 

 

 

2.

然而陈楚河一进酒店套房就嚷嚷要睡觉。

 

十几个小时的航程他愣是完全没有休息到,被时差折磨得整个人心情不好,行李丢在玄关就迅速连裤子也蹬掉,哈欠连天地钻进柔软的被子里要补眠。

 

“你现在睡晚上会睡不着。”

 

“晚上再说啦……”

 

陈楚河在床上滚了半圈,自然而然让出床的另外半边,吴磊听他小声哼哼地说着什么,放好行李走近了才听到是要他也一起睡一下。

 

似乎回想起来他们这两年也真的很少有一起纯睡觉的时间,在有了小朋友以后更是如此。吴磊一边轻手轻脚地钻进被子下面一边想着。

 

他一点也不困,在飞机上睡得很饱,直到落地的时候才醒,还被陈楚河骗说他睡觉流口水。

 

然而陈楚河却很快地睡着了,头歪了一下往柔软的枕头里埋得更深,呼吸慢慢变得绵长。他手机随意地丢在枕头边,突然屏幕亮起叮咚着弹出两条消息。吴磊小心翼翼把它拿过来关掉了声音,又把自己的手机也关上。

 

吴磊只得又下床,窗帘要拉好,灯光也要调暗。然后他这才注意到会客区的小桌上有一大捧娇艳欲滴的漂亮玫瑰,正散发着馥郁的芬芳,起先他还以为是套房里熏香的味道,现在才反应过来。

 

玫瑰。

 

小桌上还有镇在冰桶里的香槟。放在两个香槟酒杯旁的是精致的生巧,托碟上有巧克力写的姓名和一颗小小的爱心。

 

吴磊几乎就要忘记他还提前让酒店准备了这些。有点俗气的浪漫,但陈楚河应该会喜欢,毕竟他的楚河哥一贯都很捧他的场。

 

等他睡醒了一定要提醒他看到。

 

 

3.

吴磊直到清醒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居然真的又睡着了。

 

中间有模模糊糊的一段记忆,好像是陈楚河起来后轻声说了些什么,然后听到哗啦哗啦的水声——他借势翻了身,满满当当地呈大字型滚到中间意图占领整张大床。之后就是嘴唇上仿佛有轻轻的一触,伴随着清浅的须后水味道。

 

天已经全黑了。

 

前十秒他坐在床上还没有完全清醒,然后才意识到陈楚河拿手机窝在套房会客区旁边的扶手椅上在和人视频聊天。

 

“爸爸刚睡醒哦,你们要看吗?”

 

手机里传来小孩子的咯咯笑,于是陈楚河又点了一下屏幕——正正好把镜头对着刚刚睡醒坐起来的吴磊。

 

“爸爸是懒猪——”

 

小姑娘欢快的声音传了出来,他很难和小姑娘解释时差这件事情,只好威胁她这样说爸爸会得不到旅行礼物,到时候只有弟弟会有礼物。

 

陈楚河也莫名其妙跟着笑,笑完了向吴磊招招手示意他过来一起视频。吴磊刚从床上翻下来走到陈楚河身后,小姑娘又叫着说不要不要,不要看爸爸。

 

于是陈楚河使坏一样盖住吴磊的眼睛,冲着镜头那边女儿说爸爸看不到了哦。小姑娘丝毫没有意识到“不要看”和“看不到”之间的差别,咯咯笑着有样学样威胁自己爸爸必须要记得带礼物,直到吴磊举着手指头保证了三次才罢休。

 

这个小性子也不知道是像谁。吴磊在心里默默想了一下秒,然后和儿子女儿说了拜拜,嘱咐他们要好好听话好好吃饭,小姑娘满口答应,最后和弟弟对着镜头一人给爸爸们一个甜蜜蜜的啵啵。

 

陈楚河继续低着头拿手机给孩子们的奶奶发了两条消息报平安,吴磊注意到他刚刚洗完澡没有多久,头发还没有完全吹干,发尾有一点湿、微卷地搭在后颈白色浴袍的棉质布料上。

 

吴磊也注意到香槟已经开了,陈楚河明显喝了一些,香槟酒杯还剩一小半浅色的酒液,而一块小小的生巧吃了一半,另一半孤零零放回托碟上。

 

他吃东西一向很慢,不过指头大小的点心都得分两口吃。

 

陈楚河放下手机抬头看他,好像亲吻就自然而然地发生了。没有太多酒精的助力,玫瑰花和巧克力也不会是原因,只是一对相爱的人在一起就会做的事情。

 

他把陈楚河按在扶手椅里慢慢地亲吻着。他嘴里有香槟的甜味和巧克力的苦味,还有一点点薄荷漱口水的味道,复杂又甜蜜地吸引他想要吻得更深一点——连舌头和牙齿的部分也要考虑到的那种亲吻。

 

吴磊这才恍然反映过来他们在过去的快二十个小时里几乎没有亲吻,半梦半醒间的那一个可能不算陈楚河会定义的亲吻。他慢慢地用牙齿去轻咬对方的下唇,他所有关于亲热和接吻的技巧都是从陈楚河这里学的,所幸这几年教学成果非常良好隐隐有青出于蓝的趋势。对于亲热这件事他们从来也不会排斥,甚至手掌轻易就可以感觉到浴袍下还带着些水汽的身体的热度。

 

他们心知肚明这之后可能会发生的事情——吴磊把膝盖落在扶手椅的坐垫上,相抵着的是陈楚河大腿外侧、隔着一层很容易就可以剥开的浴袍。

 

然而事情发展总没有那么顺利。陈楚河的肚子咕噜噜地发出了抗议——明显一口酒和半块生巧没有起什么扛饿的作用,还好因为种种原因、其中绝大部分是因为两个小朋友,他们对于突然中断的亲密早已经有过十足的心理准备。

 

这次吴磊却有点意犹未尽,陈楚河刚准备起来,却被依旧牢牢按回原地,嘴唇是分开了,可是亲吻还是落在他颈侧和耳根,温热的呼吸和皮肤相触,再不叫停真的要出事。

 

“我好饿了。”他推推快要压在他身上的人,直觉得半边颈侧被亲得微微酥麻,声音也不自觉软了下来。

 

这才算真正叫了停。

 

于是吴磊退回去冷静了一会:他自己也开始觉得饿,顺手拿过陈楚河吃了一半的生巧丢到嘴里,可可味道便在口腔里丝丝蔓延开,和他刚刚尝到的竟大不相同。

 

他有些含混不清地问道:“一会去吃什么?”

 

快餐明显是在严令禁止行列的。约会必须要有仪式感是陈楚河给他上的第一课。

 

“换衣服啦,”陈楚河起身去行李箱拿衣物之前又凑过来快速地亲了他一下,这下他可以确定刚刚那个在梦境和清醒界限之间的亲吻是真实发生过的:“餐厅我有做功课哦。”

 

吴磊把没喝完的半杯香槟也倒进嘴里,起初被这复杂的两种味道小小地冲击了一下,不过后续味道还是很美好。

 

和他现在正在套房衣帽间里换衣服的爱人一样。

 

END



虽然可能也没有人在看但是还是说一下比较好:

炎尘那篇娱乐圈金主的《恋爱养成攻略》

在想出来全新设定推翻重写之前不会继续填坑了

原文已转仅自己可见



(没错是发现有撞梗避免麻烦就先这样吧

(深感抱歉

怎么说呢好嗑就是真的好嗑大家都看看呢

卖片小号:

再发一个,就在等有缘人 ✊

欢迎加入磊河足球队,群聊号码:921385071

【炎尘|磊河|衍生】Valentine(完)

*一个未发布情人节合集,共九篇新粮祝我搞的CP全部99

*CP包含:炎尘|磊河|炎尘衍生拉郎

*全部走外链自取,不喜的请直接跳过勿入


1.【炎尘|炎尘衍生】团圆饭

又名:岳父岳母不好当*合家欢文学,他们变成了一个超长族谱

*CP:炎尘,玉颜,遥开,流星,平青

*设定:

萧炎X药尘=叶开;玉玑子X折颜=李逍遥

李逍遥X叶开=孟星魂;杨平X青花=飞流

孟星魂X飞流

传送门


2.【岩尘】扫

*武侠AU,师徒年下

*CP:岩枭X药尘

传送门


3.【炎尘】好吃你就多吃点

*剧情沙雕向,无营养瞎叨叨

*萧炎吃货设定,药尘料理苦手设定

传送门


4.【平青】青鸟

*CP:杨平(影)X青花(青花瓷)

传送门


5.【婴彩】霁雪

*架空背景

*CP:子婴(秦时明月)X贺彩(迫在眉睫)

传送门


以下真人RPS预警,雷的可以不用往下拉了谢谢。


6.【磊河】冤家路窄 

*现实背景,破镜重圆

*CP:吴磊X陈楚河

*设定:分手之后却接了相爱相杀的折颜和玉玑子,两个人刚好合作《三生三世XXX》系列(瞎编的)

传送门


7.【磊河】柴米

*现实背景,破镜重圆

*CP:吴磊X陈楚河

*生子预警

传送门


8.【磊河】Dream

*盗梦空间paro,架空

*CP:吴磊X陈楚河

*be预警

传送门


9.【磊河】巢

*现实背景ABO设定

*CP:A!吴磊XO!陈楚河

*怀孕预警,筑巢梗,非常雷不喜勿入

传送门



————

以上

祝大家情人节快乐

爱你永远多一天


【炎尘衍生】刺青(完)

*一发完,角色衍生CP:杨平(影)X青花(青花瓷)

*不喜勿入,ooc都是我的

*一辆车,全文外链


这里



END


【磊河】日有所梦(上)

*CP:吴磊x陈楚河,不喜勿入

*设定:一个wl每天晚上都会梦到和cch各种各样故事的脑洞,送给 @Kiri kls交作业辽

*圈地自萌,RPS请勿上升真人

 

1.

他打完了弹匣里最后一颗子弹,果断地一脚踹开扑上来的丧尸,力气大到足够踢断那东西的肋骨,紧接着从腰间摸出匕首,冲过去熟练地扎进那东西脑后控制行为的神经结节然后手腕一转,干脆利落地切断。

 

最后一个丧尸轰然倒地。

 

周围密密麻麻遍布被砍去四肢、爆头、打断脊柱的丧尸,已经再无反扑的可能。

 

终于结束了。

 

肾上腺素的飙高让他有些飘飘然,身体却在长时间的战斗下疲惫得几乎要站不住。不远处同他一起并肩战斗到最后的人意识到这场动乱终于尘埃落定,于是“当啷”一声丢了手里的三棱军刺:River卸下重担般长吁一口气,潇洒地摘掉了防护面罩,露出一张白净的脸来。

 

他逆着最后一点夕阳的余晖几乎是笑着向他走来,浅色的头发好像发着光芒,明明脚下踩过一地黏腻的鲜血和肉块,却干净漂亮得足以让Leo疯狂心动。

 

他一手抚上他沾满血汗和灰尘的侧脸,好像一点也不介意自己现在脏兮兮的样子。River还是一贯的优雅,甚至靠近时有一股甜香,不像他满身都是鲜血与硝烟的味道。

 

“结束了。”

 

他的脸在他眼前慢慢放大,紧接着闭上眼睛,他有些分心地想River 的睫毛也是长到有些犯规,他们越来越近了,近到他能感受到温热芬芳的气息与他的交缠在一处。

 

下一秒温软的嘴唇就要贴上他———

 

 

 

吴磊睁开眼,眼前没有硝烟没有鲜血没有丧尸更没有陈楚河,只有一片天花板。

 

床头的电子钟轻微地滴了一声,他看过去:

 

……又是凌晨五点钟。

 

 

距离起床拍戏还有一个小时哟。

 

吴磊哀叹一声翻了个身裹紧自己的小被子,把头埋进柔软的枕头里,抓紧一分一秒的睡眠时间。

 

不知道梦还能不能接着做了?

 

 

 

2.

 

事情的起因还是要归结到陈楚河身上。

 

或者归结到游戏身上。

 

或者归结到吴磊自己身上。

 

如果他没有拉着陈楚河一起打游戏,如果两个人游戏没有熬夜打,如果他坚持回自己房间睡觉。

 

如果以上三点成立一点,可能不会因为在陈楚河床上睡了一觉,就莫名开始做奇奇怪怪的连续剧梦。

 

 

当天晚上他奔跑在一片黑暗里,隐隐约约觉得身后有人在追杀他。吴磊越跑越快飞檐走壁轻功水上漂,却一点不觉得累,耳畔是猎猎风声,身后是万千追兵,饶是他跑得再快,身后人和他之间的距离还是越来越近。

 

倏地从背后射过来一支利箭,他躲闪不及,心下一念糟糕:估计要正中后心,侧旁却银光一闪,利刃相接发出“叮”地一声嗡鸣。

 

他与身后追兵同时停下脚步,这夜竟亮了起来,一轮圆月遥遥升起,绿衣白靴的青年单脚立在飞檐一角上,笑意盈盈,手里捏着两三片暗器,在月色下莹莹泛着光。

 

潇洒意气,倜傥风发。这张脸吴磊再熟悉不过。

 

“楚河哥!”

 

 

 

“叫我干嘛啊!大晚上不睡觉哦?”

 

 

 

3.

 

昨天晚上的梦就比较费脑子了。

 

吴磊在片场努力提起精神不让自己睡过去或者忘台词而被陈楚河赏白眼。

 

但是谁让他昨天的梦竟然是商战呢,股价方案项目竞标公关董事会,真是为难他这个标准高中生的脑子。

 

而且还是现代最流行的霸道总裁狗血戏份。

 

每天从两万多平米的床上醒来面对两百多名漂亮的女仆然而并没有因为富有而感到快乐只希望拥有一段刻骨铭心的爱。

 

果不其然这梦里和他虐恋情深的依旧是他楚河哥。

 

他的梦里另一位男主角必然是陈楚河,这一道理在他连续和陈楚河梦中甜蜜恋爱一星期以后他终于醒悟过来,并且因为梦境和现实落差太大吴磊竟不知到底哪一头更吸引人。

 

陈楚河在昨天的梦里动不动就眨巴着一双大眼睛望他,他说什么都听他做什么都依,在非人的要求下仍旧可怜巴巴地一遍遍改设计方案,跟着他身边陪工作陪开会陪吃饭,一天三次被壁咚,委屈了也只是眼睛里含着泪软声哀求。

 

事实上吴磊一看这小眼神全世界都想给他买,但还是板着张脸扮冷酷。

 

真是暴殄天物,放着那个楚河哥让我来啊!

 

 

旁边道具师傅摆弄着两把玄重尺,听这师徒俩你一下我一下地接连着打哈欠,于是打趣道:陈老师昨天晚上没睡好啊?

 

陈楚河果断点点头,又是一个哈欠,一边揉眼睛一边嘟囔道:“打丧尸啦。”

 

吴磊下意识跟着老师点头,突然一个激灵,整个人清醒过来,他想起来什么似的猛地坐直抓着陈楚河宽大的袍袖问道:

 

“打丧尸????什么丧尸?”

 

“丧尸游戏啊。”

 

 

不是,楚河哥我觉得你话里有话。

 

 

4.

 

他倒是想问清楚,奈何陈楚河顾左右而言他,避重就轻逃避现实根本不搭他的腔。

 

他也能理解陈楚河跟他闹小别扭,两个人以前在剧组天天凑在一起点外卖打游戏分享沙雕小视频,现在吴磊不仅单方面请假了夜间开黑,还小心翼翼和陈楚河保持着安全距离。

 

陈楚河吵了他三回,他支支吾吾说不出个理由来,还被陈楚河合理猜测是不是偷偷交了女朋友每天晚上要煲甜蜜电话粥所以才冷落兄弟,吴磊百口莫辩只得任由陈楚河分享追妹技巧,一边学习一边生气。

 

然而这下他那个疯狂的念头冒上来,压也压不下去,吴磊于是小心翼翼问了句:

 

“楚河哥今晚打游戏吗?”

 

陈楚河刷地把台本一拍,拽着个椅子就凑过来:“你那个妹呢?”

 

“不管她……不是!没有妹!”

 

“那磊哥今晚真的打哦!”

 

“打!打打打!”

 

舍命陪君子了。

 

 

他们差不多打了一晚上游戏,快凌晨两点了才互相监督着去洗了澡,最后他楚河哥穿个大裤衩子从浴室冲出来,一边高喊着最后一把一边抓着手机跳到床上。

 

“磊哥今晚睡在这!”

 

陈楚河往旁边挪挪,拍拍旁边的床铺给他让了个位置,然后大咧咧把小腿搭在他大腿上:

 

“打完这把就睡哦!”

 

 

睡就睡吧,吴磊艰难地把视线从陈楚河宽大领口露出的漂亮锁骨上挪开,只要今晚上做的不是春梦,都好办。

 

 

5.

 

靠,怕什么来什么。

 

还真的是春梦。

 

和以往朦朦胧胧看不清脸的躁动春梦不一样,这简直4D超现实模拟。

 

他甚至能清晰看到身下人隐忍又畅快的表情,汗珠从额头滑下,隐没在潮湿的发里。

 

是的,他身下压的人还是陈楚河。

 

是他的日有所思,是他青春期唯一的躁动,是他夜夜梦见千万种结局的人。

 

他俯身下去,从亲吻到爱抚无不小心翼翼、温柔缱绻,一下一下动作着逼出陈楚河甜腻的呻 | 吟。

 

唯一不爽利的是,他挺着腰反复冲刺百余下,身下的燥热倒是半点没缓解。而且越动越难受,越动越憋屈,怎么弄也不痛快,就像这火明明就该浇水扑灭,偏偏还有人一个劲摩擦钻木、煽风点火。

 

 

 

吴磊惊醒过来,内裤里湿凉凉一片粘腻,陈楚河安安稳稳睡在他旁边,脸埋在柔软的枕头里,露出一小簇柔软的头毛。

 

这都算什么事啊。

 

 

TBC

【磊河】Present(完)

*警告⚠:吴磊x陈楚河

*不喜勿入,不接受请快速划过

*迟到的圣诞贺+生贺,都是虚构,请勿上升真人!


懂来

食色,性也(三)

*警告⚠:吴磊x陈楚河,RPS请勿上升真人!

*不喜勿入,不接受请快速划过快速划过快速划过

*上一章走这里

(莫名其妙被屏蔽,再屏蔽我我骂人了)


全文无车,走外链






“槲寄生,被用来在圣诞节时偷走爱人的一个吻”




(我上头了)